「蚂蚁积分」疑似理想汽车员工开黄腔怼女记者被解雇

股票资讯

文 | Autodealer综合

欢迎供稿 | [email protected]

4月27日晚,理想汽车CEO李想在微博“提出一个问题”。李想表示,有女记者私下联系企业男工程师希望获取企业机密信息,后者拒绝并以带有侮辱女性的比喻方式进行回复。对此,女记者要求企业处理该男工程师。后又要求企业公开道歉。李想疑惑,“女记者打听保密信息被男工程师侮辱,企业是否有责任道歉?”

当然,这是缩减版,李想的原话是这样的:

目前,在理想汽车CEO李想微博中,已无法查看到上述内容。

对于李想微博的发问,网友评论聊“嗨”了。

来源:微博网友评论

网友纷纷评论称:“很简单的道理就是,如果员工在企业有足够影响力,能对公司形象产生影响,那么企业就不得不为其的个人行为买单”“记者职业需要,工程师情商太低”“理想的入职培训也有不足”“不愿意回答可以拉黑,侮辱人就很差劲”“任何场合侮辱别人都应该道歉”。

来源:微博网友评论

也有网友评论称“看了两人对话内容,男员工被开除不过分。公司层面负有管理之责,全体员工对媒体该不该说话,由谁说,应该有基本的普及和培训。理想公司出代表私底下道歉其实就够了,但是公开道歉最好是当事人,毕竟企业不承担主责”“企业没必要替出事员工道歉,但是企业内部可以对所有员工培训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乍一看以为李想所讲的这个事情可能是某个场景案例,并非真实发生。但是结合网传的一张聊天记录,李想所讲的故事则很可能真实发生在理想汽车身上。A媒体向B企业员工打探“保密信息”的对话是这样的:

图片来源网络

在这张发生时间不详,并且隐去了所有个人信息的聊天记录截图里,对话内容完全符合李想描述的情况。

站在理想汽车的男工程师角度:坚定态度回绝女记者,是维护企业利益的行为,是员工履行对公司的义务,表明工作范围,值得肯定。

站在女记者角度,通过社交媒体获得一手信源,是完成本职工作的操作手法,意外在于:很正常的问题却得到了人身侮辱的答复。

但严谨地讲,打探消息不完全等同于采访,这一点在企业采访中更是被层层条件约束,理论上员工对外谈论企业管理层不想透露且与公司利益紧密相关的消息,算泄密,而非采访。正规采访会在双方认可的情况下进行。

雇主无法通过制度等手段管理员工在任何场合下的言论,从李想的深夜微博中,也能隐喻看出他本人的无奈。按照他的说法,管理团队出于对女性的尊重而解雇了这位男工程师,并让PR(公关关系)团队与女记者沟通道歉。

显然,李想已经做到了他该做的。

今日凌晨,理想汽车CEO李想在另一社交平台发文称,“大家知道有这么一件事就好,其余的别多想,晚安”。也印证了这一爆料。

前不久,网络流传着一组疑似理想ONE(参数|图片)改款车型谍照,从外观上看,新车针对外观和内饰进行了小幅调整。

上文中女记者打探消息的起点,或许便源于此图。

对比下图老款车型,“新款”理想ONE进气格栅占比略微增加;结合工信部报备参数,新车长度增加,由5020mm增至5030mm,百公里油耗不变,耗电量从之前工况条件下(NEDC)的百公里18.78度增至“条件A实验”百公里20.2度。如果NEDC纯电续航里程不变,电池容量仍是37.2kWh。

图片来源网络

2019年,李想曾表示理想ONE将作为公司唯一在售产品,直到三年后(2022年)才会发布新款纯电车型,与现有混动路线形成市场互补。

那么,2021年搞改款,用意如何?一辆车,卖两回?显然不是。

2019年4月10日,理想ONE价格首次公布:32.8万。

2020年7月23日,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过渡期结束,30万以上新车不再享受国家补贴。理想ONE受限于此,每台车拿到的政府补贴削减8500元,这笔钱,理想表示要自掏腰包为用户承担,竭力维持维持32.8万元售价不变。

与此同时,根据新政策积分规则,理想ONE只能拿到2分,而同样30万左右的纯电车型如蔚来、小鹏P7则可拿到5分,按照2000元/分计算,理想每卖一台车就比新造车赛道中的对手少挣6000元。

祸不单行。2020年12月31日,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强调2021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在2020年基础上退坡20%,并于1月1日起正式实施。

理想ONE,生于增程,困于增程。

笔者认为,如果要靠改款增加销量,新款理想ONE大概率会以3~5万元减配作为代价向30万元靠拢,拿到补贴,吸引下沉市场注意。

所以,女记者说的没错,理想确实会发布改款车型。只不过,到底是5月,6月,还是7月,或许需要向其他工程师打探了。


以上就是蚂蚁积分疑似理想汽车员工开黄腔怼女记者被解雇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舒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