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租不起,房东也要破产。为什么纽约房地产市场让每个人都不开心? 中国股市崩盘

股票资讯

在普通人眼里,房租涨了房东就开心,房租跌了房客就开心,总会有人从中受益。然而,在今天的纽约,租金正在下降,但租户的生活仍然困难。面对流行病和经济衰退,富人选择搬到乡村度假别墅,但普通人只能留在纽约奋斗。当局的“禁止驱逐令”和一点补贴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只能给当地人带来无奈的“零和博弈”。

(图片来自pixabay)

“最差的出租屋”开始流行,“工人”还是租不起

据《美国华侨报》报道,纽约一家房地产中介最近在社交媒体TikT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展示了一套月租金为1650美元(约合人民币10660元)的公寓。面积小,环境差,震惊网友。该公寓位于纽约第5大街和第11大街的交界处附近,其最大卖点可能是靠近纽约大学。

“最差公寓”,月租1650美元。(TikTok视频截图)

“人家问我,你见过最差的公寓是什么样的,我给你看看。”曝光这间公寓的网络名人的主播诺尔顿将他的相机转向公寓内部。"一个小冰箱,没有炉子,没有烤箱,只有一个壁橱."诺尔顿在几秒钟内将镜头扫过小单间,表示是整个房间的画面,然后告诉观众,租客需要和整栋楼共用走廊另一边的卫生间和浴室。

恶劣的条件和高昂的价格让美国网民目瞪口呆:“监狱生活更美好”“当我们说纽约的公寓就像壁橱时,人们认为我们是在开玩笑”。但根据诺尔顿的说法,1650美元的“天价”其实是疫情过后的水平,房租是“打折”的。以前这里要价更高。

据《美国华侨报》报道,疫情期间,纽约尤其是最繁华的城市曼哈顿的房租确实大幅下降,但与最必要行业(建筑、餐饮、超市、医疗和保洁等)的工人无关。),他们根本享受不到这样的“优待”。

(图片来自pixabay)

报告引用了房地产网站Streeteasy的研究,显示自SARS-CoV-2爆发以来,曼哈顿中城的租金下降最为明显。在研究中,Streeteasy引用了纽约基础行业工人的平均工资(年薪55,973美元),定义了租金占工人月收入30%的“经济适用房”标准,即每月1400美元。研究显示,即使是传统上被视为富人区的曼哈顿中城东、西区,也已经空出了数百套“经济适用房”,是蓝领工人买得起的。

然而,事实是,绝大多数工人住在传统的“贫民窟”附近,如布朗克斯、布鲁克林和皇后区,那里的租金几乎没有下降,有些甚至上升了。人们没有更多的住房选择,而恰恰相反。

房东:允许租客“违约”。谁来替我付税贷?

据《美国华侨报》报道,整个纽约市拖欠房租已达10亿美元,不少租客和房东因拖欠房租正在办理驱逐手续。其中,非裔美国人和拉丁美洲人居住区的驱逐案件至少是白人居住区的两倍,最贫穷社区的驱逐案件至少是富裕社区的五倍。

“处于驱逐程序”暂时不会导致租客流落街头。目前,纽约政府出于对疫情的考虑,仍然禁止房东驱逐房客。根据目前禁止驱逐的规定,所有驱逐案件必须至少等到2月26日。而且如果租客签字提交一份题为《疫情导致生活艰难》的声明,房东至少要到5月1日才能驱逐对方。

然而,在纽约租房子还是比较困难。Zhongxin.com援引纽约一家美籍华人权益保护组织纽约小业主(NYSL)此前提供的数据显示,超过40%的纽约美籍华人房东表示,他们会让自己的房子空置,以防止租客拖欠租金而不被驱逐。这些空置房屋主要集中在布鲁克林和纽约其他传统的“贫民窟”,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富裕地区”的房价下跌,而“贫民窟”的租金相对稳定甚至上升。

《美国华侨报》援引当地非营利组织“企业社区伙伴”的话说,房东在偿还抵押贷款方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布鲁克林的房东安吉拉·塔斯社(Angela Tass)告诉他们,在过去的九个月里,她没有收到租户的租金。然而,与租房者不同,政府不向小企业主提供任何援助。“真令人沮丧。我很难管理自己的财务。”“我得为房子再融资。我要借两万块,还要还。”

2020年底,为了抗议全球首富、电子商务公司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资产的疯狂扩张,抗议者在贝佐斯的纽约豪宅前堆积了一棵由亚马逊纸箱制成的“圣诞树”。(图片来自社交媒体)

对今天的纽约来说,“禁止驱逐令”无异于一只空手套白狼,试图用一张纸命令解决房东和房客之间真正的利益冲突。对于已经拖欠数千美元租金的租户来说,拜登政府计划中的每人1400美元并不痛苦。疫情长期失控,政府救助终于流向了金融部门和富人。垄断企业赚了很多钱,但普通人很难找到工作机会。这种矛盾在纽约尤为突出。


以上就是工人租不起,房东也要破产。为什么纽约房地产市场让每个人都不开心?中国股市崩盘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舒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