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基金严旭:买个合适价格的好公司 中信金融网

股票资讯

价值投资总是有效的

价值投资,简单之路。严旭也一样。基于他对社会和时代的理解,以合适的价格收购一家公司是他一贯的投资方法论。

中国证券报:如何理解你的投资理念和方法论?

严旭:我的哲学是价值投资,具体来说,基于对社会和时代的理解,以适当的价格购买一家好公司和好团队。

价值投资的方法论是成熟的,不需要创新。重要的是要理解关键点和这些点的前提条件,并将其不断应用于投资实践。

中国证券报:如何以合适的价格收购一家好公司?投资要坚持哪些原则?

严旭:最伟大的公司绝对符合社会和时代发展的大趋势。在此基础上,对产业生态、商业模式、核心竞争力、管理团队等因素进行了分析。

从合适的价格角度来说,就是对于信息充足的成熟公司,在熊市或者股价因为非关键因素下跌的时候买入。但最大的机会是有一个超越时代的眼光,在发展初期看到和购买,跟踪和把握新事物。当然,这种机会一生只有几次。

原则上,首先投资要坚持能力圈,弱水只拿一勺。然后,在研究中,我们极其现实,超越市场。

我相信价值投资总是有效的,但在有正确的非共识时更有效。价值投资不仅是为了过去,也是为了未来。

中国证券报:其产品长期投资表现优异。其管理组合超额收益的来源是什么?

严旭:根据外部数量模型的分析,超额收益的来源可以归结为个股选择、行业配置或仓位选择等因素。但这些都不是我投资的出发点。我的出发点是判断企业价值,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投资。运气影响短期表现,但长期来看是中性的。

我觉得我的投资业绩并不突出。长期以来,我的哲学不成熟,分析框架不完善。能力的积累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我的超额收益表明,价值投资在管理大型基金方面比其他方法更有效。

中国证券报:在你的投资生涯中,有哪些成功或失败的案例值得分享?

严旭:这不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失败的案例可以分为三类:没有想法时的错误,有想法但方法不成熟时的错误,有想法有方法但能力不够时的错误。

严格来说,第一种错误没有资格被称为错误,因为没有理念,没有原则,根本没有对错,对错都是运气。有想法但方法不成熟时犯的错误主要是2014年和2015年,尤其是2014年。即使大量被系统性低估的硬资产没有增长,它们的估值也太低了,只是当时错过了。缺失的主要原因是方法不成熟。

2016年及以后,犯错的主要原因是能力不足。表达的不是买哪些公司,而是不买哪些公司。背后是对价值投资最简单却又最关键的点缺乏了解,能力圈不够宽。今后要进一步降低犯第三种错误的概率,提高投资能力。

如果你列一个真正做a股价值投资的公募基金经理的名单,大成基金的严旭一定在其中。自2007年加入基金行业以来,严旭对价值投资的信念一直驱使他奋进,他的研究和投资也经历了磨砺和打磨的过程,以求融会贯通。

“基于对社会和时代的理解,以合适的价格收购一家好公司。”重剑无锋,大技不行。严旭对价值投资的理解很简单,但总是付诸实施。

从表现来看,严旭的风格是选择个股,敢于重仓,不跟风,不追高仓,长期周转率低。他的投资组合倾向于投资低价值成长股,历史回报稳定,回撤控制良好。

作为一个价值投资者,严旭的投资业绩是光明的和可持续的。数据显示,从历史上看,从2013年到2017年,共有74只部分股票混合基金由同一名基金经理持续管理。其中,严旭管理的大成战略过去五年的年化收益率达到24.81%,排名第三。

展望未来,严旭认为低利率时代已经到来,只有选择优质股票才能获得超额回报。值得一提的是,由严旭任命的基金经理大成瑞祥,已于12月2日正式发行。

逐级静态水深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回顾过去,严旭的投资研究也经历了一个从零到一、努力向上的艰难历程。

中国证券报:从事基金投资多年,有哪些经验?

严旭:我于2006年获得硕士学位。毕业时有机会进入证券行业,但选择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处理银行坏账。工作一年,来到大成基金。当时觉得基金公司投资更专业,更市场化。

工作这么多年,我有几个感触:

第一,多行业经验有助于对投资的理解,在基金公司未必没有局限性。

第二,证券市场的各个方面,从制度建设到基金公司的专业能力,再到投资者的成熟,都无法超越整个社会的发展阶段,整体上还处于初级阶段。

第三,基金行业的相对影响力在下降,有其自身的原因,也有其对整个体系的适应性。作为基金从业者,我们必须加倍努力。

中国证券报:在投资生涯初期,我遇到了那两年a股的大牛熊转换。你现在的感受是什么?

严旭:我2007年刚到基金公司,那是一个大牛市。当时主要是跟着卖家的分析师研究推荐。当时卖家的分析师很少,推荐什么的时候经常往上走。我只是按照推荐来的。很容易让人误解分析师这个职业的价值和能力要求。在我学会做“牛市研究员”之前,市场迎来了持续的下跌和偶尔的强势反弹。坦白说,作为一个刚入行几个月的新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因为市场下跌而感到压力,但感觉强势反弹特别刺激。

直到指数跌了一半后的一天,大盘又差点跌下来,我才知道恐慌的感觉。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的那一天,我相当平静,想起了我曾经读过的一本书《诚实的背后》。书中描述的一切都离我们不远。2008年第四季度经济数据急剧恶化,加剧了恐慌,以至于4万亿推出后,几个月后股市反弹,我依然被恐慌所主导。事后我们知道四季度是股市的底部,4万亿真的是超出经验范围的东西。

中国证券报:回顾2015年,股市再次经历大起大落。当时是什么感觉?

严旭:2015年,股市大幅波动,我的业绩排名也大幅波动,但其实我的心态一直很稳定。但是到了2014年,我的思想波动很大。

2012年下半年做基金经理,确定了2012年和2013年的投资理念。2014年是大牛市,估值低的蓝筹股,金融、房地产、公用事业涨了不少。我的投资组合行业不多,业绩也不突出。当时我很怀疑自己的想法。2014年以后,我的反思是投资理念没有问题,这些被低估的蓝筹股的暴涨恰恰说明了价值投资的有效性。我的问题主要是方法不成熟,在判断投资机会时对价格不够重视,没有对有安全边际的机会下重注。

2015年,我的心态很稳定,因为我从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想法,也没有怀疑过很多大涨的公司没有长期投资价值。但是2015年的市场也给了我很多思考。我反思的结果是,分析商业模式,理解时代精神,技术和创新将变得极其重要。

中国证券报:研究员升任基金经理以来有哪些不一样的感受?

严旭:我分两个阶段投资。第一阶段是多了解自己靠什么投资,第二阶段是做第一阶段想知道的事情。

做了基金经理之后,你更自由,选择也更多。可以选择个股,也可以做行业配置、板块轮换、仓位选择等等。在我开始投资的第一年左右,我就明确表示要在判断企业长期价值的基础上进行投资,因为这是我做研究员时的能力积累。以后永远是第二阶段,就是做好企业长期价值的判断。

看好白马股和企业转型机遇

展望未来市场,严旭预测低收益时代的到来。2020年,严旭仍将坚持判断企业价值,选择优质股票,重点关注估值合理的优质白马和有望转型升级的公司。值得一提的是,由严旭任命的基金经理大成瑞祥,已于12月2日正式发行。

中国证券报:如何看待2020年的市场?

严旭:整个社会都进入了低产时代。从2012年初到2019年,整个A指数的年化收益率在8%左右。长期低产的环境未来不会改变。单看2020年,我的判断是指数在窄幅内波动,只有选择优质股,才有望实现指数以外的收益。

中国证券报:目前你看好哪些行业?会采用什么样的投资策略?

严旭:我不考虑行业配置,但判断企业价值是我投资的出发点。

有些行业不一样,但业务性质是一样的;有些行业是一样的,但业务性质完全不同。所以不能简单的按行业划分。另外,同一个行业有不同的发展阶段。在某些阶段,行业生态趋于复杂,而在其他阶段,关注度会有所不同。

以后我的投资策略还是选择优质股票,长期集中持有。目前,我们将重点关注估值合理的优质白马和有望转型升级的公司。

中国证券报:简单介绍大成基金的股权投资研究团队。

严旭:我们团队最大的特点是理念一致,团队传承有序。

经过多年的市场洗礼,我们的投资研究团队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了对价值投资理念的共识,并基于这一理念内部培养了很多长期业绩优异的基金经理。同时,我们投资团队90%的基金经理都是从内部研究人员成长起来的,在一起工作五年以上,可以互相信任,密切合作。

□本报记者张


以上就是大成基金严旭:买个合适价格的好公司中信金融网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舒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