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益法和成本法」乐普医疗在“后疫情”时期拆分了乐普的诊断和上市,业绩暴涨难以为继

股票资讯

牵头:乐普医疗的子公司乐普诊断被拆分,在科技创新板块上市。这家曾经亏损的公司,依然被行业集中度低所束缚。虽然2020年上半年业绩在疫情影响下暴涨,但这种趋势还能继续吗?

2020年12月,乐普科技创新板IPO申请被受理。

乐普诊断的前身是恩吉和,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招股书显示,乐普诊断计划为体外诊断产品产业化和R&D中心建设融资4.11亿元。主办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

2017年,乐普医疗收购恩吉和,更名至今。在收购之前,吉恩及其业务遭受了损失。乐普医疗上任后,通过管理改革和产品结构优化,逐步扭亏为盈。2020年疫情爆发后,迎来了业绩的大幅提升。

但由于下游客户集中度低,配送模式一直是乐普诊断的痛点,销售纠纷频发。重组后,乐普诊断一直在消化无形资产。该公司未来能否整合下游客户,扩大市场份额,还有待观察。

一个

这场流行病导致了业绩的激增

据资料显示,恩吉和专门从事诊断试剂,包括POCT、凝血诊断和生化诊断。2017年被乐普医疗收购时,恩吉和拥有83种产品,涵盖肝、肾、血脂、心血管等12种。

2017年,乐普医疗斥资1亿多元收购恩济和股权,更名为乐普诊断。但恩济和虽然产品线丰富,但当时经营业绩却是亏损的。

2016年,吉恩及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951.47万元和-392.47万元。此时,乐普医疗正在市场上进行大规模收购,旨在建立一个涵盖药品、仪器、诊断和设备的大型健康王国。

进入恩吉河后,乐普医疗从管理层切入重组公司。前董事长吉恩和四名董事辞职,由乐普医疗的空降部队取代。

成为乐普诊断后,空降管理层对公司产品结构做了很大调整。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乐普POCT诊断、凝血诊断和生化诊断的销售额分别占收入的51.47%、35.58%和5.44%,2019年这一比例分别为37.36%、43.67%和11.75%。

通过调整结构,乐普诊断的产品收入贡献更加均衡,业绩走出泥潭,逐渐稳定。根据招股说明书,乐普诊断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26亿元和2.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300万元和3400万元。

到2020年的时候,新冠肺炎疫情将催生试剂需求的大爆发。站在乐普诊断的风口浪尖上,它的表现也有所进步,迎来了一个历史高峰。2020年上半年乐普诊断营业收入5.23亿元,比2019年末增长94.42%,净利润2.73亿元,比2019年末增长702.94%。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是非常偶然的,所以乐普诊断的可持续盈利前景并不被外界看好。

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乐普诊断为新冠肺炎的POCT销售额为3.9亿元,占收入的74.66%。此前,此类产品没有带来任何收入。

疫情是偶然的,但生产线是固定的。2020年新冠肺炎POCT的大规模生产将不可避免地挤压乐普诊断其他产品的产能。以生化诊断为例,2019年销售额占收入的11.75%,2020年上半年数据降至2.31%;其产能利用率也从2019年的66.25%降至54.97%。

对此,“投资人网”就盈利可持续性、未来生化诊断能力利用率是否会上升等问题,向乐普诊断邮件和电话进行了核实,对方未予置评。

2

分配模式引发争议

为了尽快重组乐普诊断,推上正轨,乐普医疗也和它有关联交易。

招股书显示,乐普医疗及其控制主体一直是乐普诊断的最大客户。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关联方对乐普诊断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196.54万元、871.51万元和5777.43万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5.29%、3.24%和11.04%。

乐普医疗巨大的板块分布已经成为乐普诊断强大的性能支撑。乐普诊断在招股说明书中透露,乐普医疗控股的医疗检测中心、门诊公司和心血管医院购买了乐普诊断的试剂。

但是下游客户集中度低一直是诊断领域的一个败笔。西南证券估计全国有400多家体外诊断企业,但规模小、生产品种少的前20家企业的市场份额只有30%左右。

剔除乐普医疗及其控制科目,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乐普诊断的前五名客户销售额分别占收入的9.09%、7.65%和16.41%。

分散的下游生态让乐普更难诊断和挖掘客户,分销成为主要销售模式。

招股书显示,乐普诊断2020年上半年的分配收入为5.0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97.18%。乐普诊断在招股说明书中多次强调,公司“以分销为主,直销与分销相结合”。

但分销模式可以扩大销售来源,但也容易带来纠纷。

据企业调查,2016年至2020年,乐普的诊断涉及多项销售合同纠纷。部分广东经销商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乐普诊断赔偿1001.5万元,乐普诊断作为原告要求武汉某经销商支付合同欠款。

由于配送模式的约束,乐普诊断出大量应收账款。乐普诊断的2018年和2019年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018.33万元和5309.03万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22.12%和19.7%。

由于有与经销商发生纠纷的先例,乐普诊断也会对应收账款有相应的减值准备。

2020年上半年乐普诊断应收账款余额4388.13万元,扣除乐普医疗及其控制科目268.6万元后,非关联方余额4119.53万元。但乐普诊断的坏账准备仅为62.68万元,与2018年的465.98万元和2019年的664.65万元相差甚远。

对此,“投资者网”要求乐普通过诊断邮件和电话核实2020年上半年应收账款拨备是否过少,对方不予置评。

消化无形资产

IVD,也被称为体外诊断,是医疗行业的一个分支。从诊断试剂到光学设备,都是这个领域的分支,整体规模巨大。

从2014年开始,乐普医疗开始打造IVD地图,先后收购了以分子诊断为主的Eppy、化学发光仪Edkang、诊断试剂Enjihe。

每一笔收购都会重新评估基础资产。对于当时恩吉和的重组,乐普的诊断在招股说明书中很爽快,确认的无形资产金额也比较高。2019年乐普诊断的无形资产为5312.54万元,包括专利、非专利技术和商标权,占总资产的17.04%。

从收购到IPO申请,乐普诊断这些年都在消化无形资产。

根据招股说明书,乐普诊断披露,由于收购时无形资产的确认金额较高,部分摊销金额计入管理费用,导致2018年和2019年的管理费率分别为11.75%和11.04%,高于同期8.14%和8.65%的行业平均水平。

同时,招股说明书还显示,2020年上半年,乐普对之前从未减值的无形资产进行了1432.62万元的减值诊断。其中,非专利技术1367.54万元。乐普诊断并解释说,减值是在“技术进步和市场环境变化”后决定的。

从恩吉和到乐普诊断,乐普医疗每一步都踩在了资本市场的“窗户”上。这套路线将由乐普医疗在其创新药物平台上上演。

2020年12月,乐普医疗控股子公司乐普生物与海通证券签订上市辅导协议,并向上海证监局备案。乐普生物由乐普医疗于2018年成立。目前已通过自主研发、合作引进、投资并购等方式,建成12条药物研发管道。

对此,“投资者网”就子公司为何频繁分拆上市等问题要求乐普医疗进行核实,对方表示:“由于监管要求,暂时无法与外界沟通”。


以上就是权益法和成本法乐普医疗在“后疫情”时期拆分了乐普的诊断和上市,业绩暴涨难以为继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舒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