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源技术股票」17.5%!上海国有资产引实力战定基调:第二次绿地混改深度市场化,金钟是财务顾问

股票资讯

7月19日,绿地控股(600606。SH,简称“绿地”),因国有股东上海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房地产”)和上海城头(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城头”)被停牌,拉开了新一轮绿地深度混改的序幕,也给上海和全国国有国企施压5个交易日后,7月26日绿地宣布,国有股东计划此次转让17.5%股权,使绿地完全市场化,同时国有资产得以保留上海市政府仍将是国家混合改革基准绿地的最大支持者。资本市场认为这一深度混合的改革计划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获悉,CICC被聘为财务顾问,但其投标资格不受影响。这与之前核心来源向《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或引入金融央企作为战争投资的结论并不矛盾。

根据绿地公告,为进一步深化国有及国有企业改革,优化国有资产布局结构,改善绿地股权结构,上海地产、上海城头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转让部分公司股份,待转让股份总比例不超过绿地总股本的17.50%。拟转让股份的价格不低于以下两项中的较高者:公告日前30个交易日的日加权平均价格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值的算术平均数。

《21世纪经济报道》从核心来源获悉,由于国有资产转让应提前在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上海国有资产和市场竞价机构都应面临一个相互选择的过程。目前有潜在买家。但鉴于上一次混合上市,绿地用了一年;根据公告中披露的交易方式,混改涉及150亿人民币左右,因此做出上述双向选择需要一段时间。据业内人士称,只有这个规模才能吸引到足够的现金。

格林兰表示,CICC将被聘为此次股份转让的财务顾问,并将进一步研究和制定此次股份转让的具体计划。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预计绿地仍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但控制结构可能会发生较大变化。

上海房地产和上海城头是上海SASAC全资拥有的重要国有企业集团。一方面国有股调整会腾出资金用于其他国有混改;另一方面,将进一步优化绿地控股的股权结构,进一步完善绿地控股的管理机制。

绿地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玉良表示,这是上海按照党中央要求,推进国有企业综合改革,加快推进新阶段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举措,充分体现了因地制宜的改革新思路。通过向上市公司引入新的优秀战略股东,支持企业进一步提高市场化程度,增强经营管理自由度,加快改革活力的充分释放。格陵兰将再次成为国有企业改革的先锋和先锋。

对于绿地控股推出新一轮深度混改,资本市场主流机构分析,绿地将继续保留国有资产核心金融投资者,一如既往接受上海市政府支持,同时引进综合实力优秀的战略投资者。随后双方在行业等层面的深入合作是最富想象力的空间。

加快国有资产改革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的国有及国有企业改革一直领先全国。五年前,上海千方百计推进绿地混改实现整体上市,“绿地混改模式”成为近年来国家改革的重要模板。这背后是中央国有资产混合改革的努力。7月16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国资委负责人表示,下半年将全面启动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改革,不断激发企业市场主体活力,有效提高改革成效,有效对冲经济下行压力。

事实上,绿地在不同的历史阶段经历了几轮制度改革。如今的绿地自成立以来也进入了第五阶段的机构改革:1992年至1997年,在纯国有体制下按照市场化规则运作,市场化基因自成立以来就深深扎根于其中;1997年至2013年,建立并不断完善国有控股和职工持股的股份制;2013-2015年引进战略投资者,形成国有资本与非公有资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自2015年以来,已作为上市公司上市。同时,绿地也积极利用改革先行,复制改革成功经验,参与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改革,投资原宝钢建设、贵州建设、江苏建设、天津建设、Xi建设、东航物流、上航国际旅行社等国有企业,取得了多赢的好成绩。

相反,在中国大型国有企业混合改革的样本中,绿地和格力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混改”前,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当地的SASAC,绿地集团是上海SASAC,格力电器是珠海SASAC。“混改”后,两家公司都变成了“无实际控制人的公司”。张玉良和董明珠都是“无实际控制人”,他们在企业决策中表现出了强势的一面。更重要的是,在“混合改革方案”的设计中,两家公司都采用了“有限合伙结构”作为混合改革方案的核心安排。

深度混改后绿地面临哪些问题?

在混合改革之前,格力电器也面临着多元化差、公司治理结构和激励机制弱于竞争对手的困境。绿地也是如此,上市五年,面临市值管理和业绩增长的压力。

2019年12月,珠海格力集团的混改堪称“世纪联姻”,417亿人推出背后有高陵资本的珠海明君。混合改革正式完成后,以格力集团为代表的国有资本将放弃控股股东的地位,格力电器将成为非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资本市场对格力电器的治理结构优化和多元化国际化的帮助寄予厚望,就像绿地第二次混改一样。据业内人士介绍,虽然行业不同,但格力的混改和格陵兰岛的第二次混改有一个共同点——国有资产要用产业资源引进资本,帮助国有资产混改的战略转型。参考深铁入股万科,双方在轨道交通项目上的合作大有可为。

考虑到目前股市的上涨趋势和绿地战略的发展现状,上海是时候减持国有资产了,但绿地员工持股平台绿地此时不会增持。《21世纪经济报道》通过可靠来源证实,这种混合改革可能以CICC发行的产品的形式出现。理论上格陵兰岛也可以参与竞价,但如果大股东持股超过30%,就会发出要约。目前来看,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张玉良进一步表示,虽然绿地在每次体制和机制改革中面临不同的环境,但总的趋势是深化混合所有制的内涵,促进企业股权多元化,使体制和机制更加市场化、公共化和国际化。下一步,绿地将站在新的起点上,进一步以市场化为导向,大胆探索和优化适合企业发展需求的经营管理机制;不断优化员工持股机制,推进战略合作伙伴制度。

值得一提的是,格陵兰一直致力于保持后续增长势头的战略布局,形成了“房地产与基础设施齐头并进,金融、消费、卫生等协同产业相互赋能”的商业格局。其中,绿地全球商品交易港已成为6+365博览会的主平台,将在买卖世界、放大博览会溢出效应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今年上半年,贸易港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5亿元,同比增长52%,全年国际贸易业务营业额、收入和利润有望实现快速增长。7月21日,绿地2020年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上半年在疫情背景下,绿地主要核心盈利指标仍超过去年总量的50%。

也许这是17.5%股权转让最好的诠释。“国有资产减少多少?给谁?”前述核心消息人士指出,该数据是近日停牌以来各方沟通的结果。这说明上海的国有资产不会完全撤出。一方面显示了国有资产深化绿地混改的决心;另一方面,还需要保留绿地的国有资产。


以上就是龙源技术股票17.5%!上海国有资产引实力战定基调:第二次绿地混改深度市场化,金钟是财务顾问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舒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